华中网 > 新闻 > 正文内容

王老吉带动贵州刺梨产业发展 广药集团李楚源:这是一场革命性改变与发展

2021-04-26 18:24:33 来源:网络

“当时村里很难找到一块平整的土地,我们就在石头缝里种苞谷。”想起6年前村里的贫困状况,参加今年“全国两会”的全国人大代表罗应和仍心生感慨。

 

全国人大代表、全国脱贫攻坚先进个人、惠水县明田街道新民社区党支部书记罗应和

罗应和的家乡位于贵州省黔南州惠水县,这里地处滇桂黔的连片石漠化区,是本省最贫困地区之一。他此前生活的摆金镇斗底村岩脚组生活十分困难,村民连买油盐酱醋,都要步行翻越几十里山路。

直到我国开始脱贫攻坚后的2016年,惠水县不少村子开始易地搬迁,罗应和才搬出大山,住进了移民社区,还当选为社区党支部书记。可他很快发现了新问题——村民虽然搬离了大山,但普遍没有谋生技能,只会耕田种地。

这时,罗应和深刻意识到,易地搬迁的后续扶持问题,才是重中之重。

与此同时,一种遍布贵州名为刺梨的黄色果实,正在贵州大地上被迅速生产成各种产品;几年后一罐名为“刺柠吉”的饮料,从粤黔出发,火速蔓延至全国市场。

刺柠吉天然高维C饮料

究其根源,在于对口扶持刺梨产业的广药集团王老吉,以刺梨为原料研发出“刺柠吉”饮品,该产品既受到钟南山、苏国辉等院士的力荐,也成为薇娅、李佳琦等网红直播间的爆品。

让罗应和庆幸的是,王老吉将刺柠吉生产基地建在了惠水县,且就在他所处的社区对面。这让很多正为谋生发愁的群众,实现了“在家门口上班”的愿望。

经过两年多的帮扶,王老吉利用“输血+造血”的模式,为刺梨种植农户提供了一条全产业链的致富之路,并能复制到其他地区。广药集团因此荣获“全国脱贫攻坚先进集体”称号。贵州王老吉刺柠吉产业发展有限公司荣获“贵州省脱贫攻坚先进集体”称号

广药集团荣获“全国脱贫攻坚先进集体”称号

王老吉刺柠吉公司荣获“贵州省脱贫攻坚先进集体”称号

站在脱贫攻坚衔接乡村振兴的起步之年,广药集团启动了“刺柠吉乡村振兴五年行动计划”,设立全国首个乡村振兴基金,五年内拟投入10亿元,助力国家社会主义现代化新征程。

而王老吉的乡村振兴哲学,便是产业振兴。这条可持续、可复制、有特色的模式,能为我国构建脱贫致富长效机制、推动乡村振兴提供新思路、创造新样本。

C之王”的坎坷之路

没有“领头羊”曾几度兴衰

2020年4月28日,“贵州刺梨产业发展论坛”在广州召开。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走上发言席,专门为刺梨发声。那么,刺梨是什么,能引得这位呼吸病学专家的青睐?

据资料记载,刺梨的历史,最早可追溯清朝康熙年间,古人主要用于做酒喝。道光十三年,诗人吴嵩梁还在《还任黔西》中写道:“新酿刺梨邀一醉,饱与香稻愧三年”。

其实,贵州人对刺梨并不陌生,外地人则很少知道。

刺梨树主要分布在贵州高原,全身长满刺,果实又酸又涩,以至于很多人不愿尝试它。可它富含超高的维生素C,其含量是猕猴桃的10倍,柠檬的100倍,苹果的800倍。

贵州刺梨

但这个“维C之王”的发展,却经过了数十载的坎坷。

要说起刺梨,无论如何也绕不开全国著名的农业生物化学家、教育家罗登义。1906年出生于贵州的他,1928年毕业于北平师范大学农业化学系。1942年抗战时期,由于国内缺少维生素,罗登义将野生刺梨送上战场,帮助战士补充维生素,他也被称为“刺梨之父”。

随后几十年,刺梨默默长在山林,很少有人在意它的价值。

到了1951年,贵州刺梨才开始进入规模化发展时期。标志事件是,当年8月,一家名为“国营青岩酒厂”的野生刺梨加工企业成立,1954年又改名贵州省花溪刺梨酒厂。

很长一段岁月里,该厂主打的“花溪刺梨糯米酒”,不仅在国内销售良好,还远销到马来西亚、新加坡、日本等国家和地区。

由于赶上我国的特殊历史时期,刺梨酒逐步走向没落,淡出公众视线。

一直持续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时任贵州省主要领导提出要推动刺梨发展,省里还组建了刺梨办,科学家们也探明了刺梨的药用价值。紧接着,罗登义教授开始带人在黔南州龙里县的茶香村,培育刺梨人工种植品种,栽下6亩刺梨搞试点。

培育成功后,贵州省出现了七八家刺梨饮料企业。1988年,刺梨饮料虽然作为指定产品走进汉城奥运会,但最终没能大规模发展起来。

刺梨的再次活跃,就到2000年左右了。彼时,国家开始退耕还林,茶香村村民便在罗登义教授的种植试点基础上,将刺梨种植到山坡上,规模慢慢变大,直到现在发展成2万余亩的十里刺梨沟。

那时候的刺梨鲜果,主要用于果脯制作,销路时好时坏。

贵州贵定敏子食品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光敏回忆称,她在2002年刚做刺梨果脯时就亏了钱,但第二年好转起来;2009年时,生意变得特别好,两年竟赚了一两百万。随即,大量果脯公司瞬间涌入,利润愈来愈低,产品也良莠不齐。

2012年,龙里被命名为“中国刺梨之乡”,原国家质检总局批准对“龙里刺梨”实施地理标志产品保护。有了政府重视,龙里刺梨开始规范、紧俏起来,种植热潮延伸到六盘水、毕节、安顺的十几个县域,大家统称它为贵州刺梨。

贵州刺梨在2014年迎来一次大的产业机遇,因为政府陆续引进了潮映大健康、恒力源天然生物科技、盘州宏财农投、贵阳老来福、安顺天赐贵宝、贵定山王果等企业。这些公司在一定程度上,为贵州刺梨产业奠定了基础。可他们之间多是各自为战,没有巨头企业带动,刺梨价值没有被完全释放。

以贵州恒力源天然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为例,该公司每年都拿出一千万收购刺梨,但前几年都在亏损。这导致贵州刺梨发展到2018年时,便遭遇产业瓶颈期,很多老百姓连刺梨果都卖不出去。

如此一来,曾被寄予脱贫厚望的刺梨,再次面临挑战。

2018年11月16日,广东省主要领导带队前往贵州考察时,指示广州市协调广药集团王老吉对口帮扶刺梨产业发展。

05亿:富了农家,兴了产业

接到扶贫任务的王老吉,迅速组织团队到贵州调研。他们没有采取大包大揽的方式进行简单帮扶,而是提出将刺梨发展为百亿级的时尚生态产业。

广药王老吉调研工作组赶赴贵州深入调查刺梨产业

很快,王老吉结合市场需求等因素,举公司骨干科研力量,历经数十次配方探索,仅用了98天,就研发出“刺柠吉”天然高维C饮料和润喉糖两款产品,还克服了刺梨的酸涩。

当时,刺柠吉系列产品在研发过程中,广州王老吉大健康产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徐文流就表态:“刺梨含量一定要高,保证产品中的维C含量,同时口感也要好。要扶贫就要真扶贫,要把我们在贵州的刺梨采购量真正正地提上去。”

随着“刺柠吉”的面世,刺梨产业很快迎来新跨越——2019年上半年,王老吉在惠水县搭建生产基地,占地300亩,共有王老吉和刺柠吉两条生产线,已达到日产刺柠吉60万罐、王老吉凉茶70万罐,为当地提供了180个就业岗位,其中异地扶贫搬迁户45人、建档立卡贫困户16人。

惠水县刺柠吉生产基地

“这个工厂提高了很多乡亲的生活水平,也带动了产业链上下游发展,促进原料种植、运输等相关产业的发展。通过王老吉‘授人以渔’的产业扶贫方式,使刺梨从山间野果变成了致富金果。”罗应和说,不久前,他也荣获了“全国脱贫攻坚先进个人”称号。

另外,此前已在贵州建设刺梨加工企业,也深深感觉到超级企业的速度与力量。

贵州恒力源集团常务副总经理林建说,他的公司在2018年之前都在亏损,但从2019年成为王老吉的刺梨汁供应商后,很快实现了扭亏为盈。他坦言,直到这个时期,贵州刺梨才算真正起步:“政府主导,王老吉带动,力度就不一样,这是一场革命性改变与发展。”

在林建看来,王老吉有着很多特殊之处:“他们不仅可以彻底挖掘刺梨文化,还对技术要求特别高,推动其他企业也更加注重质量关。”

真正让林建佩服的,则是王老吉的品牌推广力。比如,冠名“刺柠吉”高铁专列、登录了各大视频平台,走进顶级电商主播的直播间,同时在各大电商平台进行售卖等,都大大增加了刺梨曝光率。

更重要的是,“刺柠吉”的落地,不仅带动了当地很多企业,还有很多个人也从中获益。

罗国凤是王老吉刺柠吉惠水工厂的生产主管,她感叹道,小小的刺梨,让自己的生活和工作蒸蒸日上:“刚入职时月薪2000元,后来涨到3000元、5000元,收入连上三个台阶。”在小县城工作,收入一点不比大城市少。

龙里县茶香村的刺梨果农杜礼才也有同样感受。在没种植刺梨之前,他家里住的是茅草屋,下雨时屋里全是水。为了让家里好过一点,杜礼才在十八九岁时,也到过南方打工,虽然经济上有所缓解,可他还是想回乡发展。

2007年,在退耕还林号召下,杜礼才返乡学种刺梨树。尽管生活过得去,可刺梨毕竟是小众产品,在贵州之外很难打开销路,发展仍是大难题。

直到广药王老吉过来后,刺梨的需求才被大大打开。如今,杜礼才种了近百亩刺梨树,年收入在10万元左右,他现在还做起了刺梨果脯、刺梨汁加工,希望能以此多赚些钱,让孩子接受更好的教育。

茶香村刺梨果农杜礼才与家人吃饭

而王老吉也没有停下来,这两年,他们还研发出刺柠吉精制刺梨液、气泡酒、龟苓膏、月饼等10余款产品,以保证刺梨产业的广泛渗透。经过持续发力,“刺柠吉”系列产品在2019年的总销售额超过1亿元,间接带动超2.8万人脱贫增收。

刺柠吉系列产品

2020年,我国突发新冠疫情后,广药集团的刺梨扶没有被迫停滞,疫情不仅对刺梨产品没影响,王老吉方面还就此探索出了消费扶贫的新路径。

据悉,王老吉通过发放2亿元扶贫消费券、邀请钟南山院士走进直播间科普刺梨营养价值、签约羽毛球世界冠军林丹担任产品代言人、发动首次全员营销等方式,深度推动刺梨走向全国。

钟南山院士走进直播间科普刺梨营养价值

这期间,广药还注重以科技提升帮扶产业的发展质量,并与钟南山院士团队、贵州省呼吸疾病研究所联合成立“刺梨防治呼吸疾病产学研联合攻关组”,还和多个科研团队共同发布刺梨全成分以及免疫调节、解酒护肝、护眼、抗氧化等功效成果。

此外,广药集团联合“四地六方”科研团队,成立了粤港澳黔刺梨产业创新联盟,加速推进刺梨科研与成果落地。

“粤港澳黔刺梨产业创新联盟”正式成立

另一件大事发生在2020年5月15日。当天,贵州王老吉刺柠吉产业发展有限公司在惠水县正式挂牌。需要指出,除了惠水的公司外,广药集团还在毕节七星关区也成立公司,主要负责刺柠吉休闲食品的生产。

贵州王老吉刺柠吉产业发展有限公司正式成立

广药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李楚源表示:“发挥我们广药的资源优势,把东西部扶贫的这篇文章做得更好,把刺柠吉产业打造成为东西部扶贫协作的一张名片。”

经过多管齐下的帮扶,“刺柠吉”系列产品在2020年销售额突破了5亿元。

也就是说,仅用2年时间,王老吉的“刺柠吉”就实现从无到有,并创下6亿销售额。

利用产业振兴乡村模式,产业兴则乡村兴

王老吉的帮扶,对贵州刺梨产生了巨大影响。

据贵州工信厅数据显示,贵州刺梨生产加工企业销售同比提高30%以上,从事刺梨加工生产的企业数量同比增长了50%,刺梨相关的品牌注册量增幅超过了80%,刺梨种植面积已超200万亩,刺梨种植受益农户6.5万户、21.7万人,户均增收突破7000元。

因此,贵州在“十四五”规划《纲要》中多次提到了刺梨产业以及“刺柠吉”品牌,并着重强调加快与广药集团合作共建刺梨产业相关事项。

王老吉认为,之所以能成功扶持贵州刺梨,是因为他们看到了产业振兴的力量。

事实上,王老吉的这条扶贫路径,也是一步步探索出来的。不管是早期优先采购贫困地区原材料,还是后来在雅安、梅州、兰州等地建厂进行产业扶贫,再到现在的“刺柠吉”……他们每一步都走得认真。

也因此,广药集团结合自身优势和特点,从精准扶贫到特色产业扶贫,走出了一条可持续发展的特色产业扶贫之路。

依靠着产业扶贫的核心理念,王老吉帮扶贵州发展刺梨产业的经验,入选国扶办的“中国企业精准扶贫50佳专项案例”,以及国家发改委“2020年全国消费扶贫入围典型案例”,这是广东省唯一同时入围的扶贫案例。

刺柠吉项目入选国扶办“中国企业精准扶贫专项案例50佳”

虽然这样的实例并不多见,可被人们记住的,都是做出了自己的特色。

比如,茅台集团在对口帮扶道真自治县时,就紧扣产业核心,采取“公司+基地+合作社+农户”的形式,探索出具有茅台特色的“品牌带产业、企业带基地和合作社带农户”的模式,利用品牌释放带动效应,大力发展有机高粱、蓝莓等地方农业特色产业。

作为农业产业化国家重点龙头的温氏股份也是如此。该集团形成了产学研结合、一体化养殖的扶贫产业链,以养鸡养猪为主业、配套相关业务,通过“公司+农户(家庭农场)”模式,对接贫困人口到户到人,将其纳入到公司产业链条、共建共享体系之中,实现“造血式”扶贫。

无一例外,包括广药王老吉在内,他们都抓住了具有长效机制的产业振兴关键,而非“一锤子”式扶贫,并各自发挥优势和特点。

贵州省工业和信息化厅副厅长汪家强说,王老吉的优势首先是地区特色明显,符合贵州省产业发展方向;其次是“输血+造血式”消费扶贫,互利共赢,可持续性强。

“输血上,广药为贵州刺梨产业提供了完善的技术、设备和充足的资金,以广药品牌号召力,为刺梨产业发展注入一笔无形财富。”汪家强表示:“造血方面,挖掘刺梨绿色健康、原生态特色,研发新品,带动贵州刺梨种植、加工、销售等产业链上下游的多层次发展,提高本地的‘造血’能力”。

让汪家强看好的是,王老吉的产业扶贫模式完全可复制,“普遍适用于贵州及贵州之外的贫困地区进行,只要当地具备特色资源,扶贫企业具备研发、带动、市场化的资金和技术能力,就能对这套模式活学活用,挖掘和激发出贫困人口的生产力与创造力。”

欣喜的是,王老吉“造血式”产业帮扶模式已在全国各地开花结果。在帮扶梅州时,他们设立仙草种植基地,以“公司+基地+农户”模式发展仙草种植产业,实行定向收购。

在梅州,王老吉依据产业优势,建设王老吉大健康梅州原液提取基地,可为当地提供400多个就业岗位。由此,王老吉还打造出农业全产业链,带动当地运输、包装材料、生物料、服务业等行业的发展。

王老吉大健康梅州原液提取基地

王老吉通过建设“王老吉雅安生产基地”,为当地提供了上千个工作岗位;帮扶甘肃中药材产业,设立四个“扶贫车间”,以药材种植采购深加工和扶助当地特色产业等途径进行有效扶贫,并在兰州建设王老吉大健康生产基地等。

2020年,随着我国脱贫攻坚战取得全面胜利,广药集团出色完成了消除绝对贫困的艰巨任务,但他们没有停下来,并开始接棒乡村振兴。

2021年2月2日,广药集团启动“刺柠吉乡村振兴五年行动计划”,设立全国首个乡村振兴基金——广药集团“刺柠吉”十亿乡村振兴基金。

广药集团成立“刺柠吉”十亿乡村振兴基金

所谓“刺柠吉乡村振兴五年行动计划”,是广药集团在系统总结、创新传承自身的扶贫工作经验的基础上,推动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在政策机制、产业发展、人才培养、科技创新等方面有序贯通、有效衔接。

对此,广药集团董事长李楚源坦言,帮扶贵州刺梨产业发展是广药集团作为国有企业义不容辞的责任,“脱贫摘帽不代表扶贫工作的完结,今年我们将把目标转向乡村振兴,全力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

广药集团董事长李楚源在刺柠吉乡村振兴五年行动计划启动仪式上发言

不久前,2021年“中央一号”文件《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加快农业农村现代化的意见》对外发布后,广药也列出了自己的计划,他们将围绕一个产品、一个计划、一个基金、一个联盟、一个基因,持续为乡村振兴助力,以百年品牌赋能再创新高。

有了王老吉的加持,贵州在刺梨发展上有了底气。该省表示,今年全省刺梨种植规模力争达210万亩左右,鲜果产量达到13万吨,增长30%,保底收购执行率85%以上,鲜果销售收入5亿元以上,刺梨加工产品销售收入20亿元以上。